Gloria4L

大家好我是秃非凡

【春秋大业】番外·皆大欢喜

慢慢把存稿搬上来_(:_」∠)_

朋友说翻译腔hhhhh


  她很耐看。

  ——晏安鸩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便这样想着。他从容地朝她走去,携着黄昏的柔和。每往前一步,她的眉眼就愈发清晰。最好近到能数清她的睫毛,感受到她身上三月春雨般缠绵的香气,女人的瞳色略浅,模模糊糊地映出晏安鸩的样子。他一定会亲吻那绸缎般顺滑的长发。

  晏安鸩在离她一米的地方停下步伐,拂去肩头不存在的尘土。装腔拿调,也是他拿得出手的东西;只要晏安鸩愿意,他也可以举着高脚杯,附在某位名媛的耳边说几句浓情蜜意的话,再轻轻勾住她纤细的腰,用一副绅士的样子接受一声娇嗔。不会有哪位小姐能够拒绝他——她们喜欢晏安鸩风流倜傥的从容。

  他该做点什么才能让那个女人注意到他呢?

  晏安鸩侧身避开电动车溅起的水花,同时略微转移目光。他用余光打量着女人,然而她没有注意到她的身边多了一位男士。晏安鸩面对着她面对的方向。

雨后的空气潮湿又黏腻。如果黏稠到能把他们粘在一起…

  可惜晏安鸩没有来得及延续这个荒谬的想法。一辆飞驰的汽车从他身边经过,带走那些黏腻的空气;这听起来像个好事。不过它溅起的雨水泼上了晏安鸩的裤脚,男人低头看了看,庆幸自己穿的是黑色西裤。至少看不出这裤子被雨水打湿过。

  他们隔得不远,甚至有些近。晏安鸩偏头,看见女人浅紫色的纱裙上有一块水渍。她似乎对此毫不在意,保持着等待的姿势,将挡住视线的碎发别在耳后。晏安鸩莫名喜欢这个小动作。如果风吹得更大些,说不定他就能看到她长发飞舞的样子,足尖轻点,在灯光下飞舞盘旋;那她一定是莫扎特指尖最清亮的音符,是世间最柔软的梦境。


【春秋大业】番外·成魔

是二生同志的脑洞!!!!我来个抛砖引玉,希望各路太太pick一下这个脑洞啊!!!真香!!

世界观有很多BUG


<序>


  春秋山上春秋门。

  作为春秋掌门,晏安鸩确实是有混吃混喝等死的想法。并且众所周知,晏安鸩极少与其他门派往来,就连仙盟大会也仅是让春秋山唯一一名弟子李轻墨来露个脸,自己去各处逍遥。

  大乘期,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伏魔大会,正派胜利,魔族几近被灭。

  众所周知,懒惰怕麻烦如晏安鸩,代表春秋山推出伏魔大会。

  众所不知,一时兴起如晏安鸩,从战场抱回一个女婴。


<一>


  李轻墨抱着怀里的奶娃娃,一时难以接受喜当爹的事实。他那没个正经样的大乘期师父窝在八仙椅里,左手酒杯右手折扇地翘着二郎腿,好不优哉游哉。

  “师尊,”李轻墨有些艰难地开口,头一偏,堪堪避开奶娃伸出来作乱的手。“这孩子你从哪儿抱回来的?”

  晏安鸩喝完水,一脸无事发生:“哦,我去战场那边散步的时候随手捡的。”

  他偏头想了想,补充道:“好像是个魔气充沛的小女娃,挺好玩。”

  好玩的小女娃越挫越勇,在不知道第几次出手掐李轻墨失败后,终于得逞一回。她注意到李轻墨好像没有在意她,甚为不满意,于是加大手上的力度——虽然对李轻墨来说这点力气算不上什么,不过他至少把目光重新放回女娃身上了。小姑娘显然挺高兴,觉得这个面上冷淡的大哥哥还是挺喜欢她的。两人大眼瞪小眼,然后小女娃对着大哥哥“咯咯”地笑了起来,小手抓着李轻墨胸前的衣襟不放。

  李轻墨由着小女娃胡闹,脑子里把他师尊那漫不经心的两句话过了千百遍。这信息量简直大到爆炸,使如李轻墨这般给掌门师父撑了无数台面、擦过不知道几回屁股的沉稳性格,也发了好半晌的呆。

  晏安鸩继续吃他的绿豆糕,喝他酒杯里喝不尽的水,很有兴致地看面前一大一小互动,只觉得场面着实其乐融融。就好像这小女娃只是他随手捡上山的小猫小狗一样。

  当然,在晏安鸩心里,走一趟战场就是散步,捡个魔族小孩确实和捡个小猫小狗没什么区别。

  “…您和林师叔说了吗?”李轻墨回过神来,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位救星就是百派之首林熙彻。

  “作什么要告诉他?”晏安鸩被问得莫名其妙,“我们春秋门不至于连个小娃娃都要他帮着养吧,我们也是很有钱的。”

  李轻墨有气无力道:“这孩子身份特殊,万一被有心人利用,不仅是师尊您,这孩子也是要遭殃的。”跟随晏安鸩多年,李轻墨知道这位大乘期的师父不怎么听大道理,那些什么人妖殊途一类的世俗理论更是一句都不听。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都是相当客气了。

  然而他随性而为的作风总招不来墨守成规的掌门的喜欢,纵然晏安鸩无半点恶意,那几个老头子也能颠倒黑白,硬是将他说成喜怒无常、傲慢无礼的泛泛之辈,不配担当春秋派掌门。幸而有林熙彻这位挚友坐镇,局面才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其实平不平衡,林熙彻与晏安鸩都不甚在意,只是不想节外生枝罢了;这几年来暗斗没少过却也只是口头上的磕碰,明争是没有的,毕竟修为摆在那儿。

  只是这一次不同,晏安鸩的随性可能会将他陷入不测甚至置他于死地。李轻墨同样不信仙魔殊途,但其他掌门不一定这么想。一旦有人发现小女娃的真实身份,再传到整个修真界,那么便不是简简单单争个口头上的高低,而是真刀实枪地拼谁的剑更快更利。

  李轻墨想得多,出了口却只有寥寥几句。十几岁的少年还不太会压抑自己的情绪,他一下一下地抚着小孩的背,垂下眼,怕抬了头便迎上师尊无所畏惧的目光。老实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但他做不到看着师尊被拉上诛仙台。

  气氛突然沉重,就连话也不会说的娃娃也觉得哪里不对劲,渐渐安分下来。她松开李轻墨垂在胸前的一缕头发,往他怀里缩了缩。


春秋大业发不出去...哭了


准备关门自嗨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七夕百日酒鱼DAY33】我有一瓢酒,足以慰风尘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

亲爱的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

  这是我和你们一起过的第八个父亲节了,祝你们节日快乐!谢谢你们能把我带出那个地狱般的福利院,说实话,从我六岁被送进那里的头一天起直到院长告诉我“你可以滚了”,我没有想过能踏出福利院锈得发红的大门。

  我还记得离开福利院那天的早晨,子休先生在太白先生办手续那段时间里替我收拾一些生活用品,用一个点缀着蓝色丝绒带的手提小藤箱装好,领我去了大厅坐着,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等太白先生。

  阳光很好,透过窗户落进了子休先生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森林深处沐浴着日光的一汪碧泉,生机、灵动,宽宏。

  一个家里有两位父亲,小时候虽然不太理解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我有为了让子休先生和我早饭吃得丰富些而早起的太白先生和半夜起来(除了某些时候)替我盖被子的子休先生,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曾经被问了“觉得自己有着怎样的父母”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是信任且疼爱我的父母,作为恋人的你们,我觉得是一种细水长流,就算不说出口也能知道对方内心所想的感情。

  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都挺能喝的,很少见到你们喝啤酒,大部分时间喝的是自酿。一张小桌两把木椅,一个简单的白玉壶,两只小酒杯,从诗词谈到最近发生的趣事,有时也聊些烦心的东西。天上地下,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有回子休先生靠着太白先生就这样睡着了,太白先生就把您抱回卧室擦身子,替您打点好后才出来收拾酒具。还没睡的我想要帮忙,只是被太白先生推进子休先生卧室里让我照顾您,还总威胁我不准帮他。我问为什么呀,太白先生说,“你子休爹爹最疼你了,别看他总放你出去玩很放心你的样子,其实老拿着个手机想打电话问问你现在的情况如何,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又怕你因为这个心里有顾虑玩不开所以不敢多说。明明紧张得要死还要摆出一副‘我女儿这么棒当然没问题’的样子,我都吃醋了。让你帮我干活万一被他知道,看来我是躲不过睡地板的命运。”我当时调侃了一句,说,您还真了解子休先生啊。太白先生耸耸肩,说,你子休爹爹那些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白活这么大岁数咯。哈哈哈哈,其实您年轻着呢,青春永驻。

  那是去年我十五岁时的事,只有一点点内容的交谈,让我有一种“啊这就是夫夫吧”的想法。在这段感情里似乎不需要太多言语解释,十足的默契只要对方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其中的意思。有些因为遇见对方才会有的小习惯已经变成了自然,就像子休先生靠上来睡觉太白先生就会自动往下挨一些那样,好像生来就会这么做。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的排场,也不用甜言蜜语的抚慰,懂的人自然会懂,不太懂的也慢慢会懂。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大概也是这样的吧?可能在你们眼里,能和最爱的人游遍山水,饮酒作诗,在山林中听水细流,与日月星辰为友,就是最浪漫的事了。

  细水长流,非你不可。

  告诉太白先生一个小秘密,子休先生在您出差那段时间里特别想您,时不时问我一句“太白爹爹有发信息回来吗”,每次收到您的信息就兴冲冲地拽着我说,你看你看太白给我们发消息了。没收到信息的时候,子休先生就靠在沙发上,也不说话,盯着客厅那张我们三个人的合影发呆。前几天您出差回来,在短信里说飞机晚点了可能深夜才能到家,让我和子休先生早点休息。子休先生想您想了那么久,自然想第一时间看到您,所以不打算早睡。我开玩笑说,您因为等人等到半夜不好好睡觉被太白先生知道了,他会生气的。子休先生撑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凑到我耳边嘀咕,“那我就装作已经睡着了只不过是起夜的样子,‘偶遇’他。”我还没说什么呢,子休先生就开始准备您今晚回家可能会需要的东西了,在家里忙来忙去的,您出差后应该是我的天下的厨房完全没有我的位置。

  子休先生从下午折腾到傍晚,吃过饭后,我回房间写作业,子休先生坐在沙发上等您回来。路过厨房的时候我看见灶上用小火温着什么,问了子休先生才知道,那个是春末的时候酿的桃花酿,想来也是为您准备的。大概是十二点,子休先生回房间“装睡”。那天作业多,我弄得晚了些,一点多才准备上床睡觉。可能是凌晨欧气比较充足,一出卧室就看见正在关门的太白先生。我看了眼客厅,子休先生没在外面,大概睡熟了没起来;只是桌上一壶酒还飘着白雾,桃花酿清甜醇香的气味挤满整间屋子。

  您闭着眼睛闻了闻,满面疲惫似乎消除了很多,笑眯眯地问我子休先生睡了吗,我点点头,指指桌上的桃花酿,说那酒是子休先生给您温着的。您没说什么,只是双眼含笑,轻轻地放下行李箱,端起酒杯自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坐在一边听太白先生吟着那首《月下独酌》,慢慢喝我的牛奶。您看向我,问我,觉得这他现在这“酌”,独否?未等我回答,您就笑了。“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狄大人曾同我说过,太白先生是个孤寂又高傲的人,也只有这样的您能写出《月下独酌》那样的词句。遇见子休先生后您虽然还是和从前一样,不过有什么地方不同了。说到这狄大人露出点无奈的表情。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或许从前是如此,一瓢美酒足以慰藉一路风尘,独饮千杯不醉;但现在这酒,却是不饮自醉。

  就算世界毁灭,我也会一如既往地爱着你,看你走上最顶端,看你被阳光镀上金色的模样。

  新的一年,也祝福你们长长久久。

 

 

  太白爹爹和子休爹爹,父亲节快乐。

 

 

                                                                                                                                                          李酌


———————————————————————————————————

第一次写酒鱼呀有点慌_(:з」∠)_……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百日中的一股泥石流#

终于顺利产出\哭唧唧\之前的手稿泡水了于是拜托伏羲太太帮忙顶了一天qwq

算是写了自己心目中的酒鱼夫夫吧……之前尝试了很多设定都被否决了,用了好多稿纸hhhh

这个脑洞是在写奈因《旅人》的时候蹦出来的,“用书信第一人称来描述会怎么样呢”有了这样的想法,于是就下笔了

感觉该可以…吧…但是还有很多很多不足的地方呀_(:з」∠)_要好好努力才行!

写信对象是两个人有时候会有指代不明的情况出现,一下第三人称一下第二人称的hhhh人称的习惯被带入我平时说话写信的习惯,自己是看得懂的但…后来做了修改希望它没有那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