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非凡想玩儿童游戏

koi
杂食动物,所以请各位不要大意地安利我!
唱见厨力不足,舞见修行中
头像来自百度贴吧不记得从哪里搜出来的【。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同为写手,写作是爱好,但是爱好也需要支持
说句难听的,谁都没有义务白打工

大仙席安:

作为一名写手,表示自己能够深深的感受到来自于读者的冷漠。


就像是LOF上,小红心少的可怜,但浏览次数倒挺多。


这是为什么?


如果读者都这样的话,写手会渐渐的产生自我怀疑情绪,也会渐渐的不想写文。


是,写手更多是一种爱好,但这种爱好也需要肯定与支持。


觉得哪里不好可以提出来留评论没谁讨厌你,相反作为写手还挺开心。


希望读者不要再继续白看,希望这个世界少一点冷漠。


焦糖花笙酥:



先是推荐,后来又想说几句。
我觉得作为一个写手,最开心的应该不是“啊你看我热度多高,你看我粉丝好多。”而是“我今天有了个超棒的脑洞!我这就去写!发出去了!评论里也有人喜欢这个脑洞呐!”
至少这是对cp的热爱。
但值得一体的是写手的感受。
不提我自己这个半吊子写手,我曾经在一个很冷的圈看到一篇情感刻画非常棒的文章,光是长评我就写了几段,有时间就反复看。
直到有一天那位作者不写了,以前屈指可数的评论一下子暴增,都是些“太太你怎么坑了”“不能坑啊啊啊”这种。
那么请问他们之前去哪里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我就默默看着。听起来很在理,但那就是白嫖。也就更别提那些看完还反倒在暗地里嘲讽的。
喜欢就小红心,觉得有一些能够改进的就留评论。表达爱意的也行。
念叨了好多……一句话,
争取不白嫖,共勉。




安宁哥哥家的尾巴: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七夕百日酒鱼DAY33】我有一瓢酒,足以慰风尘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

亲爱的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

  这是我和你们一起过的第八个父亲节了,祝你们节日快乐!谢谢你们能把我带出那个地狱般的福利院,说实话,从我六岁被送进那里的头一天起直到院长告诉我“你可以滚了”,我没有想过能踏出福利院锈得发红的大门。

  我还记得离开福利院那天的早晨,子休先生在太白先生办手续那段时间里替我收拾一些生活用品,用一个点缀着蓝色丝绒带的手提小藤箱装好,领我去了大厅坐着,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等太白先生。

  阳光很好,透过窗户落进了子休先生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森林深处沐浴着日光的一汪碧泉,生机、灵动,宽宏。

  一个家里有两位父亲,小时候虽然不太理解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我有为了让子休先生和我早饭吃得丰富些而早起的太白先生和半夜起来(除了某些时候)替我盖被子的子休先生,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曾经被问了“觉得自己有着怎样的父母”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是信任且疼爱我的父母,作为恋人的你们,我觉得是一种细水长流,就算不说出口也能知道对方内心所想的感情。

  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都挺能喝的,很少见到你们喝啤酒,大部分时间喝的是自酿。一张小桌两把木椅,一个简单的白玉壶,两只小酒杯,从诗词谈到最近发生的趣事,有时也聊些烦心的东西。天上地下,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有回子休先生靠着太白先生就这样睡着了,太白先生就把您抱回卧室擦身子,替您打点好后才出来收拾酒具。还没睡的我想要帮忙,只是被太白先生推进子休先生卧室里让我照顾您,还总威胁我不准帮他。我问为什么呀,太白先生说,“你子休爹爹最疼你了,别看他总放你出去玩很放心你的样子,其实老拿着个手机想打电话问问你现在的情况如何,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又怕你因为这个心里有顾虑玩不开所以不敢多说。明明紧张得要死还要摆出一副‘我女儿这么棒当然没问题’的样子,我都吃醋了。让你帮我干活万一被他知道,看来我是躲不过睡地板的命运。”我当时调侃了一句,说,您还真了解子休先生啊。太白先生耸耸肩,说,你子休爹爹那些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白活这么大岁数咯。哈哈哈哈,其实您年轻着呢,青春永驻。

  那是去年我十五岁时的事,只有一点点内容的交谈,让我有一种“啊这就是夫夫吧”的想法。在这段感情里似乎不需要太多言语解释,十足的默契只要对方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其中的意思。有些因为遇见对方才会有的小习惯已经变成了自然,就像子休先生靠上来睡觉太白先生就会自动往下挨一些那样,好像生来就会这么做。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的排场,也不用甜言蜜语的抚慰,懂的人自然会懂,不太懂的也慢慢会懂。太白先生和子休先生大概也是这样的吧?可能在你们眼里,能和最爱的人游遍山水,饮酒作诗,在山林中听水细流,与日月星辰为友,就是最浪漫的事了。

  细水长流,非你不可。

  告诉太白先生一个小秘密,子休先生在您出差那段时间里特别想您,时不时问我一句“太白爹爹有发信息回来吗”,每次收到您的信息就兴冲冲地拽着我说,你看你看太白给我们发消息了。没收到信息的时候,子休先生就靠在沙发上,也不说话,盯着客厅那张我们三个人的合影发呆。前几天您出差回来,在短信里说飞机晚点了可能深夜才能到家,让我和子休先生早点休息。子休先生想您想了那么久,自然想第一时间看到您,所以不打算早睡。我开玩笑说,您因为等人等到半夜不好好睡觉被太白先生知道了,他会生气的。子休先生撑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凑到我耳边嘀咕,“那我就装作已经睡着了只不过是起夜的样子,‘偶遇’他。”我还没说什么呢,子休先生就开始准备您今晚回家可能会需要的东西了,在家里忙来忙去的,您出差后应该是我的天下的厨房完全没有我的位置。

  子休先生从下午折腾到傍晚,吃过饭后,我回房间写作业,子休先生坐在沙发上等您回来。路过厨房的时候我看见灶上用小火温着什么,问了子休先生才知道,那个是春末的时候酿的桃花酿,想来也是为您准备的。大概是十二点,子休先生回房间“装睡”。那天作业多,我弄得晚了些,一点多才准备上床睡觉。可能是凌晨欧气比较充足,一出卧室就看见正在关门的太白先生。我看了眼客厅,子休先生没在外面,大概睡熟了没起来;只是桌上一壶酒还飘着白雾,桃花酿清甜醇香的气味挤满整间屋子。

  您闭着眼睛闻了闻,满面疲惫似乎消除了很多,笑眯眯地问我子休先生睡了吗,我点点头,指指桌上的桃花酿,说那酒是子休先生给您温着的。您没说什么,只是双眼含笑,轻轻地放下行李箱,端起酒杯自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坐在一边听太白先生吟着那首《月下独酌》,慢慢喝我的牛奶。您看向我,问我,觉得这他现在这“酌”,独否?未等我回答,您就笑了。“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狄大人曾同我说过,太白先生是个孤寂又高傲的人,也只有这样的您能写出《月下独酌》那样的词句。遇见子休先生后您虽然还是和从前一样,不过有什么地方不同了。说到这狄大人露出点无奈的表情。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或许从前是如此,一瓢美酒足以慰藉一路风尘,独饮千杯不醉;但现在这酒,却是不饮自醉。

  就算世界毁灭,我也会一如既往地爱着你,看你走上最顶端,看你被阳光镀上金色的模样。

  新的一年,也祝福你们长长久久。

 

 

  太白爹爹和子休爹爹,父亲节快乐。

 

 

                                                                                                                                                          李酌


———————————————————————————————————

第一次写酒鱼呀有点慌_(:з」∠)_……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百日中的一股泥石流#

终于顺利产出\哭唧唧\之前的手稿泡水了于是拜托伏羲太太帮忙顶了一天qwq

算是写了自己心目中的酒鱼夫夫吧……之前尝试了很多设定都被否决了,用了好多稿纸hhhh

这个脑洞是在写奈因《旅人》的时候蹦出来的,“用书信第一人称来描述会怎么样呢”有了这样的想法,于是就下笔了

感觉该可以…吧…但是还有很多很多不足的地方呀_(:з」∠)_要好好努力才行!

写信对象是两个人有时候会有指代不明的情况出现,一下第三人称一下第二人称的hhhh人称的习惯被带入我平时说话写信的习惯,自己是看得懂的但…后来做了修改希望它没有那么糟糕……。

终有第十一年
/长白山见/

雨岚月:

占tag抱歉

感觉这件事似乎很严重所以立即发了lo。老梗,侵权。

lo主是个全职粉,今天在学校书店看到p1这本书,由于封底那句话(见p2)就买了。等我翻开就卧槽了,这些图,这些画风,怎么看怎么熟悉(见p3至p9)然后我又仔细翻了一遍,觉得不对。

这本书并没有标注出版社、编辑、页码等出版读物必须写明的项目,却有明码标价(¥14.80)里面的图大多明显不是官图而是同人图,却没有写明出处。

lofter上关注的人太多刚才翻了几遍都没有把画手们找全,希望看到这篇的大家帮忙扩散一下,尽量能让被侵权(疑似)的太太们知情。

除了全职,此书涉及到的还有刀剑乱舞,黑子的篮球,黑塔利亚,黑执事,终结的赤天使,夏目友人账,银魂,进击的巨人等,请大家相互告知

Ps:lo主由于个人原因接下来的一周不能上网,如果确有侵权的事下周上网我会把其余图都po上来供画手认领

再次为占tag致歉!

我觉得我的少女心还挺浓重的

【莲桂】水袖与莲花/试阅

um只是个临时脑洞/吧
如果能写下去的话会更也说不定(´Д`)
先放出来看看_(:_」∠)_

  第一次见到桂白,那个花一样的少年站在社团夜的舞台上唱戏,戏文里藏着三尺水袖,一扬一勾;画了眼线略显上挑的眼浸泡缠绵,回眸一笑间。
  "莲爷你瞧,这个就是戏曲社的主力成员桂白,啧啧,看这身段,比女人还柔。"身旁的跟班似乎对这个叫做桂白的人很感兴趣,在莲耳旁喋喋不休,让人有种想把他按在地上打的冲动。
  莲有些狰狞地抹掉脸上溅到的泡沫星子,瞪了眼这个无比心烦的跟班。"老子没在这动手是给你点面子,小毛孩别得寸进尺,影响老子心情!给老子闭上你的嘴!滚!"
  以为能成功巴结上这位小霸王的跟班吓得脸色惨白,他还想说点什么为自己开脱,抬眼便看见莲那因愤怒而略微凸出的眼睛,顿时住嘴,颤抖着逃离。
  真当莲没听过桂白的名字。橙发的青年望向台上起舞之人。戏曲社核心成员桂白,难得的美人胚子,从小学戏,生性冷淡不亲近人,独来独往,不苟言笑,也算是朵高岭之花。多少女生羡慕他的容貌,多少男人求之不得,可这朵花从未多看谁一眼,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当年戏曲社社长拐得桂白入社,消息像颗炸弹把学校里里外外炸了个遍——谁都不会想到这样冷淡的人会进入社团和其他人共处一室。而正因如此,桂白与社长的绯闻也是迅速传遍学校的每个角落,一时间成为校园风云人物之一。
  作为另一个风云人物的校园霸王莲,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号才有鬼了。
  莲是那种上课睡觉来兴致就翘课常年混迹风花雪月之地却学得异常好的学霸体质,平时不怎么在学校,对于翘课有着迷之执着的少年自然也不常见同样经常性失踪神龙不见首尾的桂白。纵使桂白的名号传得再广,两个人始终没见过面。
  常言戏子无情,看来当真如此。台上的桂白可谓风情万种,美得动人心魄,不熟悉的人又怎么会想到,他和那个冷淡至极的桂白是同一人?
  一曲终了,只见桂白甩开水袖,用戏腔说了些感谢的话语,便在一片欢呼声中踩着碎步下了台。
  浓妆油彩下是怎样的景色呢?
  不可否认,莲对桂白产生了兴趣。
  仗着自己跆拳道社社长的身份钻进后台,很快就在这不大的地方发现了正在脱戏服的桂白。
  背部线条流畅,腰身很细,没有一丝赘肉,脖颈修长且白净,一双眼睛仿佛落入了星星,纵是莲这般看惯美人的也难免晃神。
  总觉得心脏在对视的瞬间剧烈地跳动起来,大脑一片空白。一见钟情?反正自己是信了。
  那样对陌生事物有些慌张疑惑、却难以抑制好奇的样子,用女生们的话来说就是可爱炸,no more me。
  "你..."还没等桂白说出心中的疑问,先他一步回过神的莲已经冲出后台找戏曲社社长要人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脸上的妆没卸干净吓到他了吗。桂白抄起手边的镜子照照自己,妆容卸得很干净,除未摘下假发外并无不妥。所以他为什么要跑。
  桂白百思不得其解。

 

是我

soul-佩花不足:

我画画了,也没来得及

elsie程年:

是我。(仰天长啸.jpg

番茄凛之助:

是我(手动再见

夏紀ちゃん:

是我🌝我现在憋一篇跟要了我的命似的

晚安的自嗨地:

是我…手动拜拜……然而我会画也没卵用……画不出来


唔好仲意你哇:

天呐好想把这几张图置顶

图自微博见水印侵删!!!

老流氓和小洁癖的词语接龙+造句

一个惊奇的脑洞

#tencount#
【词语接龙+造句】
黑濑:“城谷先生要玩词语接龙吗?”
城谷:“啊、啊,玩吧。”
黑濑:“最后要把所有词语连起来造句噢。”
城谷:“明白了。”
黑濑:“那么从我开始。道具。”
城谷:“具…具体?”
黑濑:“体内。”
城谷:“///这、这个完全不算的吧?”
黑濑:“算噢。手机输入法允许的都能过关。”
城谷:“嗯…内部。”
黑濑:“部分。”
城谷:“分歧。”
黑濑:“不可以噢城谷先生,不光是字形,读音也要相同。”
城谷:“唉?这样吗?那就…分开。这个可以吗?”
黑濑:“可以的。开始。”
城谷:“始终。话说,黑濑君,我们要接多少个词语呢?”
黑濑:“十个就好。终于。”
城谷:“于是。”
黑濑:“是否。”
诚谷:“否定。”
黑濑:“好的,已经十个了。”
城谷:“既然轮到黑濑君回答那么就是黑濑君造句对吧。”
黑濑:“是的。那我开始了。”
城谷:“嗯。”
黑濑:“我把道具放入不知道碰到具体哪个地方城谷先生的体内变得非常热内部十分柔软部分没来得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我分开城谷先…”
城谷:“停!!!!!等等!!!!!黑濑君在说什么啊!!!!!快停下!!!!”
黑濑:“不是说好了要造句吗?”
城谷:“那、那也不是这么造句的啊!!!!!”
黑濑:“那我换一种?城谷先生非常喜欢道具具体是什么样的道具我不方便透露称呼先生对能够放在体内的道…”
城谷:“黑濑君!!!什、什么啊!!!这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黑濑君:“有。这次是非常主动的城谷先生。”
城谷:“黑濑君!!!!”

/看得开心就好/

秋天的月季也很美!